首页 / 九曲红梅

哈尼文化园茶叶骗局(哈尼族 茶叶)

春茶上市,先品为快。

喝茶有益健康,人人皆知;但人人都能喝到原汁原味的春茶,笔者就不敢保证了。

笔者乃好茶之人,喝水必喝茶,即便出差下乡,也自带茶具茶叶。有时开会住宿星级宾馆,也是喝自带的茶叶,因为老觉得宾馆里的茶不如自己带来的好喝,缺少那种原汁原味的感觉。一年累计下来,我自己要喝5公斤左右的茶叶;加上来客饮茶,我至少每年要买10公斤左右茶叶,才能满足一年之用茶。

为了买好茶,喝好茶,不论价钱高低,我都要买春茶,而且是头一次采摘的春尖茶。

有茶友会问,都是从公司或超市里买来的,精致包装,口袋里买东西,你怎么知道是春尖茶?说不定还是夏茶呢!非也,笔者所喝之茶,都是粗制茶,一看,二摸,三品尝,得验明正身后才掏钱购买,知“天命”之年,难道还会受骗上当不成?也许你会问:何谓粗制茶?粗制者,是茶农自己采摘后晒干没有任何添加剂的天然纯茶,这种茶更有益于身心健康。

据媒体报道,近来有的厂家为了赚钱,不择手段,参杂使假,漂亮的包装外壳,里面参进了一些树叶,与茶叶混杂,一般人根本无法辨别。钱花了,喝的却不是真茶,好茶,心里怪难受的。我买的粗制茶,就是放心茶,健康茶。

因为,我就生长在茶乡,有道是“近水楼台先得月”,我自然喝的是真茶,好茶。我二叔远在河南,他喝的茶,就是我年年邮寄过去的。

今年春茶刚上市,我便买了6公斤邮寄过去,虽然一公斤的邮寄费高达十多元近二十元,还是照寄不误,因为那是好茶,放心茶,健康茶。二叔喝得有滋有味,在微信里连说:“好茶!好茶!”

她叫李依努,一个典型地道哈尼姑娘的名字,人也长得十分秀气,高中毕业后,回乡做起了专卖春茶的生意,她的家乡就是茶叶之乡。

3年前,依努开始做茶叶生意,她们家就有6亩茶园,妈妈把加工好的茶叶一袋袋装好,依努就乘坐着班车把茶叶运到县城来卖,她有幸遇到我这样的一批好茶人,因此生意很好。她与我们几个茶友一来二去的就混熟了。因此,春茶刚上市,她的头道春茶基本上是被我的几个朋友抢先买了。

我对依努说:“你的茶叶这么好卖,你就把你们乡里种植的茶叶收来卖,这样才有规模;只有规模经营,效益才会高。”

依努回答说:“谢谢叔叔的提醒,我也这么想。”好聪明的依努,她在茶乡收茶收出了经验,还到邻乡阿扎河、洛恩、三村、架车等茶乡收茶;卖茶也卖出了经验,还与昆明、成都的一些茶商建立了稳定的供求关系,她收购的粗制茶,就这样源源不断畅销省内外,她也成了第一代哈尼族的茶商。

如今,依努姑娘还培养了几个哈尼姐妹,这几个哈尼姐妹原来家庭生活贫困,现在跟着依努收茶卖茶,不仅实现了增收致富,而且还建盖了新房,购买了摩托车,生意也越做越好。

今年,我又买了25公斤春茶,30元一公斤,其中6公斤寄到河南给二叔,12公斤寄给省内外的一些朋友,他们都在微信上对我说:“这是原汁原味的好茶叶,可惜我们有钱也买不到。”

我自己喝5公斤,够了。这些春茶,都是依努妈妈采的自己加工的,是开春的好茶,二叔和朋友们喝了,自然赞不绝口。

在前几天,笔者下了一趟乡,看到许多哈尼族群众在茶园里采茶,好热闹呀,她们边采茶边唱着好听的山歌。春天、茶园、歌声,多美啊!

夜晚,我们住在一户哈尼人家。

天刚麻麻亮,女主人便披衣起床,走到灶台,叮叮当当开始刷锅洗灶台、洗茶杯茶盏。然后烧上满满一锅开水,把家里所有的热壶都灌满,再从茶盒里随便抓一把自己种的茶叶,全家人起床第一件事:就是喝碗早茶,提提精神。

喝罢早茶,吃过早饭,有人用军用水壶泡上满满一壶茶水,也有人用矿泉水瓶泡满一瓶热茶,带在身上,到地里劳作。太阳热辣辣地烧烤着,出了一身汗后,感觉有些渴了,就到树荫下喝茶,稍作歇息,疲劳很快消除。

当人们劳作归来,家里的女主人早为你备上一碗香香的热茶,放在桌子上。这时的你,已感到渴了,端过桌上那碗不冷不热的茶水,咕咚咕咚喝起来,你是那样的惬意!那样的自在!心里赞道:“好茶!好茶!”

在平时,只要有熟人从家门前路过,见面第一声招呼就是:“请到家里坐会儿,喝碗热茶吧。”客人进屋了,主人泡上一大碗热茶,那浓浓的醇香,溢满了屋子,主人再给你拿过水烟筒和黄烟盒,为你点上一支火绳,让你边喝茶边吸水烟筒。这时,热情好客的主人在一旁便与你攀谈起来,内容当然是改革开放哈尼山乡群众发展茶叶过上了好日子的话题。

如果你是一个陌生人,来到了哈尼小村寨,热情好客的哈尼人都会为你端上一碗热腾腾的绿茶,高兴地说:“喝吧,远方的客人,来到我们哈尼人家,就是一家人。喝碗我们自种的绿茶,消除一路的疲劳。”当你喝着这碗醇香扑鼻和热气腾腾的绿茶,再看看热情好客的哈尼主人,你会有一种回到家里的感觉。

虽然哈尼山乡的群众不懂“茶经”,也谈不上什么“茶文化”,但那浓浓的情,那醇香的茶,让你感受到比“茶经”和“茶文化”更珍贵的东西。

我们起床时,热情的主人已经给我们沏好茶,刚到客厅,一股股的茶香扑鼻而来。“好茶!好茶!”我心里在说。

当我品了一口时,果然味道十分地道。女主人说:“这是我女儿亲自煮的早茶,不知道好喝还是不好喝?”

“好喝!太好喝了!”我连说。

喝足了早茶,主人要留我们吃中午饭,我们因为要赶时间回县城,只好谢绝主人的好意了。

临走时,主人送我们一包自己加工的鲜茶叶,我们不好拒绝,只得收下。趁主人不注意时,我悄悄把200元钱压在了茶桌上。

这次下乡,亲眼目睹了哈尼族群众不仅喜欢种茶,还喜欢喝茶。当然,他们喝的也是自己加工的粗制茶,虽然没有精美的包装,但那浓浓的茶香,依然让人十分回味......

相关文章
留言
访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