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/ 绿茶产品

手工炒茶师(炒茶手艺传承)

琥珀色的茶汤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透亮,透过茶香仿佛能嗅到原始生态茶园的味道,这是拙野茶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拙野)创始人宋子龙生产出来的野茶产品。

从爱茶到做茶,20年来,宋子龙的人生如一片茶叶一样,从采摘、杀青、揉捻到干燥,过程艰辛,品鉴起来却有无穷韵味。

11月9日上午,记者来到拙野工作室,了解宋子龙匠心做茶的经历和进军高端茶叶市场的举措。

与茶结缘 潜心研学10余年

“我喝的第一口茶是我读初中二年级的时候,那一缕茶香一下子就飘进了我的心里和梦里。”在弥漫着茶香的工作室,宋子龙向记者回忆了他与茶结缘的故事。

宋子龙

2009年宋子龙无意间路过武汉汉口茶市,在那里,他第一次知道原来茶叶还有专门的市场。在茶市宋子龙与多位卖茶叶的老板交流,了解了许多茶叶的品类和生产地,那一年的宋子龙只有16岁。

高中时期的宋子龙,每月生活费1000元,其中就有300元拿来买茶叶,大部分空余时间都在学习茶叶知识。因对茶痴狂,在填报大学志愿时,宋子龙不顾家人反对,报了自己喜欢的茶叶加工专业。

宋子龙去的第一家茶企是湖北乌山春茶业有限公司,宋子龙在那里认识了自己两位师傅,大师傅是公司茶厂的厂长石桂兴,二师傅是公司的股东林永仕。

“两位师傅各有特色,他们一位教我做茶,一位教我卖茶。”宋子龙向记者介绍,他的大师傅是当地的“茶王”,曾在多个制茶比赛中夺冠。在大师傅的传授和帮助下,宋子龙的制茶工艺日渐提升。

“如果说制茶工艺满分是100分,我那个时候的手艺就能打70分。”宋子龙泡着茶,从容地说,学茶的环境特别艰苦,因为茶厂偏僻,远离市区,宋子龙和其他学徒就住在茶厂附近被废弃了十几年的学校中,床上只有稻草和旧棉絮。

即使学茶条件这样恶劣,宋子龙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梦想。正当他一门心思研究制茶工艺时,宋子龙的二师傅对宋子龙说:“你不能仅仅只学做茶,你还要学会卖茶。”

为了让宋子龙学会茶叶销售,二师傅“强行”带着宋子龙四处游学,结交朋友,学习经商之道。

“那时候我一门心思学做茶,对二师傅这种举措并不理解,甚至还觉得他是坏人。”回忆起游学那段经历时,宋子龙笑着说,二师傅并没有手把手教他如何卖茶,但跟着二师傅他学到最重要的经商知识便是诚信,给客户的茶叶品质一定是最好的,并且分量只能多不能少。除此之外,他在游学期间还认识了多位技艺高超的制茶师傅,在向这些制茶师傅学习的过程中,宋子龙更进一步提升了自己的制茶工艺。

“两位师傅不仅仅只是教我做茶和卖茶,他们那种专注做茶的精神和美好的品质才是最可贵的,也正是这种可贵的精神品质,一直鞭策和激励着我坚持做好茶、卖好茶。”宋子龙说。

久久为功 让梦想照进现实

2015年到2017年,是宋子龙潜心“修炼”的三年。

大学毕业之后的宋子龙,先是去了今大福生态茶业有限公司做销售。宋子龙的学习能力很强,很快就熟悉了公司的销售规则,不满足于现状的他向公司辞职去了深圳市华巨臣实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华巨臣)。

华巨臣是一家专门做茶叶展会的公司,在华巨臣的三年,宋子龙几乎天天出差,前往各个产业产区招商。在招商过程中,宋子龙接触了大量茶业专家,学习了大量茶业知识,并对茶行业的发展有了系统而全面的认识。

不仅如此,在招商期间,宋子龙还结识了很多优秀的同行和技艺高超的做茶师傅,宋子龙向他们学习了很多专业的运营知识和制茶秘诀。

回想起招商那段岁月,宋子龙说:“很感谢那段时光,在那些优秀的人身上我学到了不少东西,尤其是那些制茶师傅,让我见识到了很多做茶的秘诀,他们对茶的理解各不相同,做茶方面我觉得可取的知识,我都会很认真的记下来,在茶场时间允许,我就跟着师傅现场实操。”

经过几年的“修炼”,宋子龙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。2017年,宋子龙决定让梦想照进现实,于是他开了一个自己的茶厂。但由于年轻缺乏创业经验,再加上运营不当,茶厂很快被关停,亏损50万。

那一年,创业失败、钱财亏空带来的负面情绪和生活压力让宋子龙一下子“跌落到尘埃”,他一度怀疑自己的梦想和坚持。

“南北方茶叶市场存在巨大差异,当时我的产品不被客户认可,无法变现。那段时间我真的很缺钱,经常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整天就想着如何扭亏为盈和获得市场认可。”宋子龙说。

颓废了一段时间,宋子龙渐渐恢复了理性和思考,他不甘心自己的失败,决定重拾梦想和斗志,从头再来。为了还债和积累更多的经验,学习更多的运营管理知识,宋子龙重新回到华巨臣工作。

九层之台,起于累土;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有了之前失败的经验,宋子龙的学习和工作更有针对性了,他开始有意培养自己的店面管理能力、销售能力以及对茶产业的洞悉度,为再次创业蓄力。

匠心做茶 进军高端茶市场

从华巨臣辞职,再次回归创业道路的宋子龙多了些成熟和理性,他开始有了自己的产品定位和品牌定位。

2019年宋子龙有了商标和知识产权意识,一次在和朋友喝茶聊天时,宋子龙向朋友介绍了野茶的特点,朋友便建议宋子龙用“拙野”一词来做商标。

野茶树

宋子龙同意了朋友的建议,创立了拙野茶业有限公司,专做野茶产品。

宋子龙对产品质量把控的非常严格,他经营生产的放野、荒野、纯野的三类茶产品中,放野类的茶产品必须要4-5年内无人工干预,荒野类茶产品必须要达到10年以上无人工干预的程度,纯野类茶产品必须要达到20年以上无人工干预的程度。

“质量差的茶可以留给自己,但给客户的茶必须是好茶。”正是这种高标准,宋子龙的客户越来越多,客户质量也越来越高。

当被问到为何选择做野茶产品时,宋子龙回答:“中国是茶产业大国,名茶种类很多,但是茶产业同质化很严重,相比之下,野茶的辨识度很高,人工干预痕迹少,是纯天然的绿色食品。”

宋子龙介绍,早在2006年的时候,我国茶叶产量就严重过剩,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农村人口大量流失,以前种的茶叶无人管理,导致野茶越来越多。

2019年,对于宋子龙和绝大多数卖茶人来讲是一个很糟糕的年份。受疫情影响,茶叶市场持续低迷,老客户流失,新客户在茫茫人海中不知何处。

在转型升级的阵痛中,拙野大幅度的低价低利润产品被砍掉,极具生存、竞争力的中高端战略产品一个个被摆上前台,开始充当攻城掠地先锋,宋子龙也在失弃的艰辛中收获了更多高质量的客户。

目前,拙野正在不断优化产品和运营策略,为湖北多家大企业服务。

谈及未来发展规划,宋子龙表示,与其畅谈预测未来,不如规划创造未来。下一步,他将以更高的标准和要求完善野茶产品生产线,以诚信和高质量赢得客户,促进湖北茶业高质量发展。(韩燕玲)

相关文章
留言
访客